成都耍耍网 门户 科技 查看内容

孙宏斌已经为投资乐视网损失了50亿元,改名可以改运,和街头算命先生何异?

2017-10-9 14:50| 发布者: 左二爷| 查看: 113| 评论: 0|来自: 成都耍耍网

摘要:   切割有两层含义:一是两个乐视之间关联交易的切割,二是新旧乐视公众观念层面的切割,二者缺一不可。但前者易切,后者难割。很难想象有人会对着一台乐视电视说,“瞧,这是新乐视品牌的电视”。对于乐视上市体系 ...
、



  切割有两层含义:一是两个乐视之间关联交易的切割,二是新旧乐视公众观念层面的切割,二者缺一不可。但前者易切,后者难割。很难想象有人会对着一台乐视电视说,“瞧,这是新乐视品牌的电视”。对于乐视上市体系而言,有限度的改良是远远不够的,乐视更需要来一场痛彻心扉的变革。

  “十一”假期,“头条大王”贾跃亭依然没有消停的意思。

  10月1日,乐视控股发布声明,称美国西海岸时间9月29日上午,洛杉矶高等法院已根据公司股东贾跃亭的申请,向顾颖琼发出临时禁令,对其通过微信账户不断发布虚假甚至伪造信息对申请人进行造谣、诽谤和攻击,严重侵害申请人及其家人名誉,以及跟踪调查等骚扰行为进行限制,禁令即时生效。

  顾颖琼随即公开了收到的法院传票内容,称,临时限制令的关键之处在于法院只批准了部分贾跃亭要求,而以新闻言论自由拒绝了贾跃亭部分要求。并称,“我是不会被禁言的”。

  顾颖琼说,“不怕贾跃亭起诉,将和他在美国法庭交战。”他同时称,“我发誓,你(指贾跃亭)一回到北京,我就删除我所有关于你的文章,登报道歉!”

  一直处于守势的贾跃亭刚刚发起反攻,即被顾颖琼一记重拳打得晕头转向。不得不承认,顾颖琼这招很高!等于再次将贾跃亭逼到死角:“你敢回北京吗?你敢回北京我就认输。”

  贾跃亭当然不敢回北京。这是贾跃亭最大的软肋,他比谁都清楚回北京意味着什么:此生再也没有可能跨入美国大门,其魂牵梦绕的汽车梦亦将随之烟消云散。

  表面上看是顾颖琼把贾跃亭逼到死角,其实是贾跃亭自己把自己一步步逼到死角。至今为止,贾跃亭依旧无法令人解释其种种行为的确不是“庞氏骗局”,而一拖再拖的债务则将“失信者”、“骗子”的标签牢牢地贴在自己脸上。

  我一直认为,事业失败不是最大的失败,失信才是最大的失败。

  一个跃亭,两个乐视?

  9月27日,停牌已久的乐视网发布公告,公司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(北京)股份有限公司,证券简称变更为“新乐视”,公司证券代码保持不变,仍为“300104”。 

  据悉,自孙宏斌、梁军掌舵之后,乐视网(一般称“上市体系”)内部既以“新乐视”自称,以区别于贾跃亭时代的乐视,同时和贾跃亭依旧掌控的乐视(一般称为“非上市体系”)实施切割。

  事实上,早在2017年初我既预测,未来的乐视将一分为二,一个是贾跃亭的乐视,一个是孙宏斌的乐视。今天,两个乐视已然割裂,且渐行渐远。

  与贾跃亭和贾跃亭领导的乐视切割,成为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拯救乐视上市体系的最重要策略,而改名被孙宏斌认为是最有效的切割办法。

  两个乐视体系当真有那么好切割?乐视会因为前面加一个“新”字而获得新生?

  显然,几乎所有人都低估了乐视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一个看得见的事实是,乐视上市体系进入孙宏斌时代至今,不管经营业绩还是产品战略,公众都没有看到乐视发生实质性改变;所谓的乐视“变了”,依旧停留在乐视网管理层头口上。

  且看两个事实:

  一,2017上半年,新乐视实现营业总收入55.79亿元,同比减少44.56%;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为-6.37亿元,同比大幅降低323.91%。

  二,作为乐视上市体系最优秀资产的乐视电视,今年的“919超级电视日”前后销量惨淡,周线上销量甚至没能进入前10名,排名甚至在暴风之下。

  事实上,两个乐视物理层面的切割推进得也相当缓慢,可见当初贾跃亭以“生态化反”为名在各个产业板块之间的资金倒腾有多严重!怪不得人们一直怀疑:过去7年乐视网的所谓盈利,很可能是财务处理的技巧而已。

  内部切割尚且如此之难,让公众建立“新乐视”的观念就更不容易了。事实上,公众对两个乐视的信心皆已丧失得所剩无几。

  孙宏斌的确在推进乐视上市体系的变革,但总体看还是力度太小,且首鼠两端,既想继承老乐视沉淀下来的有形、无形资产,又不想被老乐视各种负面信息及债务拖累,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。

  在我看来,孙宏斌主导的上市体系和贾跃亭主导的非上市体系,从经营理念层面看并无本质区别。止于目前,我们仍未看到新乐视的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,其“家庭大屏娱乐平台”的定位,压根儿就是彩电企业几年前吃剩下的残羹冷饭,了无新意。

  改名可以改运,和街头算命先生何异?

  “新乐视”看起来更像乐视网管理层的情绪取向(不愿让人联想起创始人贾跃亭)而非既成的事实。

  新乐视并不“新”,在如下四个方面,新乐视依旧无实质性改变:

  首先,新乐视产品力无实质性改变。新乐视的产品分为硬件(以乐视电视为主)和软件(以乐视网为主)两部分,但无论硬件、软件,乐视目前均无实质性改善。

  其次,乐视品牌形象无实质性改变。自2016年11月份至今,乐视陷入长达11个月的资金危机、品牌危机、信誉危机、市场危机、产业链危机,并至今难以自拔。孙宏斌的进入,并未让乐视发生实质性改变。回头看:孙宏斌进入的这8个多月,乐视上市体系危机是不是仍在持续?

  第三,新乐视经营业绩无实质性改变。这一点,看看乐视网半年报和乐视电视“919超级电视日”的市场表现就知道了。

  第四,新乐视体系依旧缺钱的局面无实质性改变。前不久,乐视网CEO梁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个劲地说,“我们现在就是缺钱”。这话分明就是说给孙宏斌听的。在1月15日的“乐视融创战投发布会”上,孙宏斌曾十分轻松地说,“乐视唯一的问题就是缺钱,这就好办了”。

  说到这,我特别想多说一句。请问,中国哪个企业不缺钱?强大如华为这样的企业也不是钱多到随便花,缺钱怎么办?想办法挣就是了,动辄抱怨缺钱的主大多没什么出息。须知,大人饿了自己找食吃,只有小孩子饿了才会又哭又闹。

  既然上述四个方面乐视网都没有实质性改变,新乐视之“新”有何意义?

  我甚至认为,只要贾跃亭仍然是两个乐视的第一大股东,两个乐视就不可能彻底切割。

  须知,无论何时,两个乐视之间都是正相关关系,只相关性的强弱之别,很难想象其中一个深陷泥潭而另一个能做到独善其身。

  目前看,贾跃亭主导的乐视有可能持续萎缩,甚至不排除乐视汽车最终折戟沉沙之可能。如果乐视汽车烟消云散,则乐视控股失去继续存在的意义。

  只要非上市体系发生危机,新乐视就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,这一点和孙宏斌愿不愿意看到无关。

  猛然想起孙宏斌潸然泪下那一幕……想当初,那么多人对乐视避之犹恐不及,唯独聪明如孙宏斌者非要往坑里跳,谁也劝不住……唉,孙的眼泪,写着悔意。

  一个流行的说法是,孙宏斌已经为投资乐视网损失了50亿元。

  其实,孙宏斌损失的不啻金钱,还有个人形象,看网友是怎么评论的就知道了。

  据说,新乐视正在设计新标志,以便和原乐视拉开更大的距离。人们很快就会发现,这个世界有两个乐视、两个标志,而这两个乐视却拥有同一个大股东、同一个创始人。

  提醒一点:如果乐视品牌所有权归属于贾跃亭或乐视控股,孙宏斌改乐视为“新乐视”,新乐视的品牌权属归谁必须厘清,否则后患无穷。

  现在看,贾跃亭不仅拖累了乐视,也拖累了法拉第。随着融资迟迟不到位,法拉第能撑多久是个大大的问号,贾跃亭有可能率先放弃乐视汽车。

  假如贾跃亭最终放弃乐视非上市体系,对新乐视是个最好不过的结局,两个乐视由此天下归一。这一天,会在2018年之前到来吗?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Archiver|小黑屋|成都耍耍网

GMT+8, 2017-10-19 15:07 , Processed in 0.371571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成都耍耍网

© 2001-2013 逍遥科技网络

返回顶部